盖娄芬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与人中小企业****信用证赔偿纠纷上诉案

时间:2022-06-30 05:44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盖娄芬芬网
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与人中小企业****信用证赔偿纠纷上诉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民事判决书 (2006)鲁民四终字第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玉强,董事长。 委托****人李海峰,山东凌云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

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与人中小企业****信用证赔偿纠纷上诉案



山东省高级人民****民事判决书


(2006)鲁民四终字第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玉强,董事长。
  委托****人李海峰,山东凌云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小企业****。
  法定代表人姜权锡,行长。
  委托****人张志国,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人王群,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信公司)为与被上诉人中小企业****信用证赔偿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中级人民****(2005)青民四初字第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宇信公司的委托****人李海峰、中小企业****的委托****人张志国、王群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2002年7月29日,作为开证行的中小企业****向作为受益人的宇信公司开具了一份编号为M0462207NS00185的不可撤销****议付即期信用证。宇信公司在信用证的到期日完成了交单义务,中小企业****以商业****上缺乏原产地国和价格条款、根据韩国****止付令止付等理由拒付信用证项下款项,并于2003年3月17日发出最后一份拒付函。宇信公司为此于2003年3月31日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提起诉讼,青岛市中级人民****于2004年3月23日作出(2003)青民四初字第151号民事判决,认定中小企业****的拒付理由不能成立,判决:一、中小企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宇信公司138165.6美元;二、中小企业****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宇信公司逾期付款违约金(本金138165.6美元,期限自2002年12月20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按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中小企业****不服该一审判决,上诉至山东省高级人民****,山东省高级人民****于2004年8月24日作出(2004)鲁民四终字第6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宇信公司的委托****人李海峰律师于2004年11月15日以电报方式向中小企业****设在青岛的分行主张税务方面的损失40万元人民币,因索赔未果,诉至原审****。
  本案一审中,宇信公司提交了税务登记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出口退税专用)、商业****、出口收汇核销单(三联),证明宇信公司已经具备出口退税的条件,由于中小企业****拒付信用证项下款项导致实际未能退税。宇信公司提交了威海市财琪合伙税务师事务所接受宇信公司委托出具的威财琪税师审字(2004)第0245号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认为:2002年11月,宇信公司出口货值为138165.6美元的商品,当月实现应收出口退税额为165904.65元人民币;依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推进出口货物实行免抵退税办法的通知》规定,生产企业自报关出口之日起6个月内未收集齐有关出口退(免)税证明资料的,应视同内销货物计算征税;由于出口时间为2002年11月,因此需转为内销处理,同时需补提补缴增值税165904.64元人民币,同时需补缴城建税及教育费附加16590.64元人民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的规定,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的,由税务****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少缴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睿虼擞钚殴拘璩械5姆 ,钤91247.64元人民币与912476.4元人民币之间。
  原审****认为:本案为一起因为开证行拒付信用证项下款项而由受益人提起的赔偿纠纷。由于双方当事人均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应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为解决本案纠纷的准据法。同时,由于本案的索赔发生在信用证关系的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因此,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的权利义务应当适用国际惯例《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1993年修订本)即国际商会第500号出版物(UCP500)。
  宇信公司和中小企业****之间为信用证法律关系,按照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即UCP500第三条的规定,开证行兑付信用证项下款项的义务是和任何开证申请人和受益人之间基于基础合同的义务相互分离和相互独立的,该义务也和开证行和开证申请人之间的任何合同义务相互分离的。虽然UCP500没有关于信用证救济和损失应如何计算的规定,但受益人胜诉后有权获得该信用证未付部分款项的损失不是根据基础****或者基础合同来计算的,任何超出信用证单据之外去检视基础合同的履行情况以决定计算损失的尺度将会违反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
  宇信公司主张的出口货物退(免)税损失,是国家为鼓励出口和提高本****品国际竞争力而采取的税收优惠,针对的是出口货物,尽管与出口结汇有关,但本质上是基础****即货物出口范畴内的问题,与信用证关系无关。因为信用证关系的另一重要原则单据****原则即UCP500第四条的规定,要求各有关当事人处理的仅是单据,而不是与单据有关的货物、****及/或其他行为,包括受益人所在国如何规定出口税收优惠。如果使受益人在信用证之外的间接损失获得开证行的赔偿,也将会打破信用证作为最重要的商业和融资手段的高效率和低成本特性。
  ****国内法没有对信用证无理拒付后如何赔偿作出规定。票据与信用证同样作为支付方式,票据具有无因性、信用证具有独立性,但在****的《票据法》上对出票人无理拒付的赔偿数额采取了法定原则,即赔偿金额和费用为:被拒绝付款的票据金额、票据金额产生的相应利息、取得有关拒绝证明和发出通知书的费用。由此可见,信用证关系中的索赔应仅以信用证关系中的损失为限,超出信用证本身而发生在其他法律关系中的损失,不应在信用证关系中主张赔偿。
  综上,原审****认为,宇信公司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支持。原审****依照《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1993年修订本)第三条、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判决:驳回宇信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736元,由宇信公司负担。
  宇信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在开证行开出信用证后,付款的义务就由开证行承担,开证申请人与受益人之间就不存在直接的付款义务,所以宇信公司逾期收到中小企业****的结汇款,是宇信公司无法****出口退税,而且还必须按照货物内销的征税方法向国家交纳增值税的直接原因。
  信用证合同独立性原则的真正意思,并不是开证行在违反信用证约定的情形下,可以仅仅支付信用证项下的本金了事。已生效的(2003)青民四初字第151号和(2004)鲁民四终字第66号民事判决也支持了宇信公司关于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诉讼请求。UCP500第四条规定,有关当事人处理的仅是单据,并不是讲在发生违约后有关当事人不得解决税务方面的损失。
  信用证关系应当定性为合同关系。UCP500第二条规定:“跟单信用证和备用信用证意指一项约定……”可见,信用证是开证行与受益人之间的一项约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简称《民法通则》)关于合同关系的定义。本案不需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以下简称《票据法》)的相关规定来推定合同关系当事人的责任承担范围,而且《票据法》和第一百零六条的兜底条款也明显支持可得利益。《民法通则》第三款规定,我国法律比UCP500在适用顺序上具有优先适用性。UCP500具有约定适用性,对其适用不得违反我国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和UCP500的规定,中小企业****应承担违约责任。宇信公司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支持宇信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中小企业****辩称:根据UCP500第2条“信用证的含义”,信用证就是在受益人满足一定条件下开证行给予的一项付款承诺,保证受益人在单单相符、单证相符情况下可以取得信用证项下的款项。该定义本身,已经限定了开证行的最大责任,无需援引国内法的规定确定开证行的责任。
  信用证从本质上来说,是****的担保付款行为,****的担保责任是明确的,即仅为信用证上所记载的数额。如有退税损失,受益人应该根据贸易合同,向开证申请人(即贸易对方)索赔。
  承兑后的信用证实质上变成了票据关系。在票据关系下,开证行仅仅对票面价值负责,不可能在票面价值之外再向权利人承担其他责任,在即期信用证下开证行的责任同样也不可能突破信用证的规定。
  境外****无从知悉****的退税政策及其变化,无法合理预见****的受益人在遭拒付后在信用证金额之外可能遭受的退税损失。
  如果受益人对开证行提出的退税损失索赔请求得到支持,议付行、保兑行等其他参与信用证法律关系的****也将面临同样的赔偿责任,****在处理信用证业务时将面对与信用证没有任何关联的索赔请求,如退税损失、不能核销的罚金、受益人对第三方的赔偿责任等。这将严重影响信用证法律****,从根本上否定了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信用证归根结底就是单证买卖,苛求开证行在判断是否拒付时了解、评估甚至承担信用证之外的风险和责任,显然与信用证的这****质特征相悖。
  宇信公司没能证明其退税损失真实存在,因为:1、宇信公司未能证明其未能得到出口退税,且其主张的补税是尚未实际发生的损失。2、税务师事务所的报告没有附基础文件资料,有关数字来源不明。中小企业****请求维持原审判决。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因本案为涉外民商事纠纷,由于双方当事人均选择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故应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为审理本案的准据法。同时,由于本案为信用证的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的纠纷,因此,本案还应当适用国际惯例《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即UCP500)。
  关于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根据UCP500第三条规定,信用证按其性质是独立于基础合同之外的****,开证****与基础合同完全无关,并不受其约束。上述有关信用证独立性的规定,并不违反我国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照《民法通则》第三款的规定,应适用于信用证的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的纠纷。根据上述有关信用证独立性的规定,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的信用证法律关系独立于基础合同关系,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的权利义务亦不受基础合同关系的影响。出口企业享有的申请出口退(免)税的权利是因履行基础合同产生的利益,该权利不应对出口企业与开证行之间的权利义务产生影响。本案中,宇信公司即便无法得到出口退(免)税,也是其在基础合同履行中遭受的损失,按照上述信用证独立性原则,该损失与开证行无关。如果要求开证行承担信用证关系之外的损失,则不符合信用证的独立性原则。
  关于中小企业****是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本院认为,因为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不存在设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故受益人与开证行之间并不存在合同关系。宇信公司称其与中小企业****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中小企业****应承担违约责任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宇信公司要求中小企业****赔偿税务方面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驳回其诉讼请求正确,原审判决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736元,由上诉人乳山宇信针织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伟

****审判员 付本超

****审判员 董 兵

二○○六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迟 宁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